• 上勃写到:“天文学上老用几亿几亿光年算日子。”

    这句话,的确有点随手。似乎应为:“天文学上老用几亿几亿光年算距离”,这样比较科学。

    从一般意义讲,日子在这里的确只是空间计算的一把尺子,一个工具或方法。

    倒过来就不成立,没有人用公里数来算时间。不好算。

    但这些都只是普通的科学。

    其实,光年算的并不仅仅是距离,也可以是日子,它既可以是方法,又可以是目的。

    须知光年之下,必有光月、光日,不积跬日,何以成年。光年或为光日之和。

    大家都是过日子的人,日的计算,是必须的。

    这样看,“天文学上老用几亿几亿光年算日子”这句话,也不能说完全错了吧。

     

  • 八月了 - [随手记]

    2009-08-04

    Tag:扯蛋

    岁月如梭,还真没啥好抱怨的。

    看天文学书,都是几亿几亿光年的算日子。人在里面,真是比一只蚊子还不如。

    蚊子不知道天下有秋天和冬天这回事,它们在夏末的水潭里生下儿女之卵后就死翘了。

    而我们人类,真的确信世界上只有四季吗?

    也许还有五季六季,千季万季,我们不知道罢了。

    我们是蚊子。

    我们是蚊子。

    我们都在坐井观天,没啥说的。

  • 赴约 - [随手记]

    2009-07-30

    Tag:扯蛋

    会议间隙,出门赴约。

    霾天,一路潮湿得让人不耐烦。

    霾和雾还有所不同,雾更轻盈,意思更清晰,它就是让你看不见。

    霾却沉重到不留缝隙,像一只狗熊坐在车头。视野不能算太差,可你看见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  一股煤烟味儿。

    赴约就是吃饭,席间有生人。虽然说得热闹,其实无话可说。

    某房地产集团的代表,他们挣了钱,要进军文化产业。

    听起来有一整套战略,如何如何利用房地产开发经验占领文化高地之类。

    为了一桩N多年前的事情,必须参与这样一次饭局。

    欢声笑语地等候着局终,然后跟上海来的客人说事。

    克制住了不断看表的冲动。

    克制。

    克制。

    克制。

  • 一个大洞 - [随手记]

    2009-07-21

    Tag:扯蛋

    夜归,12点30分。

    八达岭高速清河入口。高速修路,入口处排大队。

    正在排,忽然侧后方一辆大货启动,顶住了本车左后方。

    原来由南向北的车型,被顶至由东向西,横置路中央,并横向往北移动五米。

    大喊,鸣笛,闪灯。一切无用,回头只能看见大货的保险杠缓缓逼近。

    只要再给一脚狠油,归天有望。

    大货司机终于发现了前进不是很顺畅,停车查看,发现了本勃大喊的脸。

    从大货上下来了两个光膀子的大汉。

    打122。正在跟一个声音甜美的女警通话,过来一个老警察。

    老警察大声吆喝:都靠边都靠边!

    但是,靠边了怎么办?老警察很不耐烦:什么怎么办?给点钱就完了呗!

    好吧,那给多少?大家推来推去,老警察瞪我:痛快点!

    好吧,那么,四百?

    四百,打劫啊!光膀子大汉叫喊起来:大哥,一百完事了吧。
    老警察断案:两百,都走人!

    光膀子大汉从腰间麻利地掏出一叠钱,点了两张。

    光膀子大汉很委屈地说:大哥,挣点钱不容易啊。

    我也知道挣钱不容易,但是。

    总之,现在终于拥有了一辆名副其实的破车,左侧屁股上有一个大洞。

  • 生活的真相 - [随手记]

    2009-07-11

    Tag:扯蛋

    睡到一半,被热醒。

    空调坏了,不制冷。降温键一直按到16℃,温度仍然下不来。关掉重启,毛病依然如故。

    更糟的是,出气口还发出难以忍受的嗡嗡的声响。第二天有事,坚持睡,折腾了大半夜。

    终于熬到上班时间,起来,找维修电话号码。

    电话拨到一半,突然发现,遥控器显示空调功能指向的是除湿。

    呆了片刻,调到制冷,再开。空调好了。为什么,什么时候,怎么就

    把遥控器上的制冷调到除湿了呢?这已成为一个不可知的秘密。

     

    上次,外地朋友来留宿。说我这里一切都好,就是卧室窗帘不行,透光,让他睡不好。

    今天出门办别的事,顺便买了新窗帘。找了好几家,都说当天无法交货,终于找到一家,可以

    把样品帮我改,还打折。当即买单,提货。好久没来这种地方,顺道逛起来,在家具城里走了

    一圈,刚绕回来,被卖货姑娘一把拖住:大哥,你太好了,终于回来了!但是,到底

    发生了什么?原来,刚才她帮我刷卡,少摁了两个零,把一千刷成了十元。她千恩万谢。

    我说我不知道,知道早走了。她楞了一会儿,爽朗地大笑起来,以为我在跟她开玩笑。

    到底我知道了这事,会不会真的走掉呢?这可还真不好说啊。

     

    生活的真相,总是这样令人难以明白。

     

  • 做怪梦一枚 - [随手记]

    2009-07-06

    Tag:扯蛋

    吃过饭,准备工作。突然困了,就地打了个盹。于是做了个时空错乱的梦。

    梦见接一会议通知,要求去外地参加某学术会议。刚想拒绝,通知说,有好友已去了。随信还附往返船票,打印在A4纸上。出门搭城铁去码头。路上飞沙走石,大雨要来,碰到一群好友惊慌躲雨。附近刚好有认识的朋友,带着这些人去朋友家。朋友不在,门开着,让大家都进去。然后坐下来找纸笔,要给朋友写封擅自进来躲雨的说明。时间来不及,就让朋友替我写。

    刚出门,又得知我家被一些陌生人占领。大吃一惊,赶回去,把陌生人都轰走。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机密没有被陌生人发现(鬼知道是什么)。再次出门,锁门。继续去城铁车站。城铁车站消失了。迷路,翻山越岭,好像在森林公园里。问一个搞卫生的老头,他说了半天,最后告诉我根本不知道城铁在哪里。正焦急,抬头却见一列城铁远远悬空驶过。奋力奔跑,赶到车站。

    不料,车站瞬间化为乌有。只有一个售票员(男性)在跟人说着什么。问他城铁在哪里?他把我眼睛蒙住,片刻移开,赫然看见一列城铁进站。原来他在跟我开玩笑,这就是城铁站。上车,坐下。身后是一个妇女在听MP3。问她城铁开往什么方向。她听不懂我在说什么。惊觉这是东京通往成田空港的直通车。又用日语问一遍。果然,这趟城铁到机场前不停。心里很沮丧,于是想,不坐船了,坐飞机去也没什么。无非就是船票作废,自己出机票。

    心里正算账,梦醒了。外面风雨大作。

  • 很久没有出门了 - [随手记]

    2009-06-24

    Tag:扯蛋

    满街是人,闷热。

    游了泳,体力有较大幅度衰减。工作进度一般。

    半年没有写这种文字,写起来不是很顺手。

    要出门,要游泳,要写字。

     

  • 爱护花季少年 - [随手记]

    2009-06-20

    Tag:扯蛋

    信息举报中心又在骂google。看到电视里一本正经的脸,真是太累了。

    本来还想调戏它,什么随便敲一个字就会涉及性啊,什么派一个内部员工冒充大学生向党提意见啊。

    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累,那么小儿科呢?能不能把自己弄得像一个正常人啊。好歹六十年大庆了都。

    在外头连个朝鲜搞不定,还把自己扮成三好生,夹着皮包上班,见人点头。努力为世界经济做贡献。

    回到家就是搞家暴,这不准那不准,儿子要吊起来打,老婆要卖掉,都是一些什么玩意儿。

    一个劲的造谣、编谎,还编不圆。笨不笨啊你。

    既然那么费劲,宣布恢复帝制又会怎么样啊。干脆点,做皇帝放道台,不是很爽吗?

    成天鬼鬼祟祟的,骗骗骗。一会儿绿坝,一会儿google,难不难受啊。

    还要打着爱护花季少年做幌子,还要立牌坊。作为亿万个精子的家长,感谢您,这下行了吧。